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试用 >

他从冼星海手里接过这只自动铅笔11年后写出了这首响遍神州的“金

时间:2022-07-18 14:12来源:未知 点击:

  几天前,我作为嘉宾参加中央电视台《向经典致敬》的节目录制,同作嘉宾的杜仲华老师送我一本他与王斌合作写的书。回家拜读后看到冼星海赠送学生两个奖品这一章节时,感慨万千。

  人民音乐家冼星海,是我国近现代伟大的音乐家,2009年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

  他一生创作了大量富有战斗性和感染力的群众歌曲,开拓了中国现代革命音乐的新局面。

  冼星海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音乐丰碑。1939年,由诗人光未然作词的《黄河大合唱》经他谱曲,成为了旷世千古的绝响。它的音乐深沉、悲壮、激昂、宏伟、雄浑……达到了思想性、艺术性、民族性的完美结合。它是中华民族的最强音,是从我们民族的灵魂中迸发出的心声,是一座难以逾越的音乐高峰。

  冼星海十分重视培养学生。他把两件奖品送给两位得意学生罗浪和王莘,目的就是勉励他们为中国艺术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他们也不负众望,为中国军乐的奠基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今天(7月10日)恰逢中国人民军乐团扩编成立70年,我们通过重温冼星海赠送学生两个奖品的故事来怀念罗浪和王莘两位中国军乐的前辈,怀念人民音乐家冼星海,同时致敬为中国军乐发展作出贡献的所有人。

  “这支自动铅笔送给你,我很喜欢它,我知道你也很喜欢它。”延安的窑洞里,冼星海走到另一位青年学生身边:“我用它写出了《黄河大合唱》,我希望你也能用它写出激动人心的传世之作!”△《黄河大合唱》原件

  冼星海手中拿着的是一支精致的铜头木杆自动铅笔,用手往下一按就能自动出铅。这在物资匮乏的延安绝对是高档的奢饰品。这个学生曾陪同老师为创作《黄河大合唱》采风;曾使用这只笔帮老师抄写过《黄河大合唱》的总谱;这个学生还在《黄河大合唱》的《河边对口曲》中,以“王老七”的身份表演对唱;这个学生的名字还多次出现在老师的日记中,他也是冼星海老师很器重的学生。

  这位年轻的学生万万没想到,老师会把这么珍贵的礼物送给自己。当他从老师手里接过自动铅笔时,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顿时,他的眼圈就红了:“老师,我绝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1936年参加革命,1943年加入中国。新中国成立后,担任天津音乐团团长、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副院长、天津歌舞剧院院长、中国音协常务理事、 天津市音协主席、天津市文联副主席等职务。

  1950年国庆前夕,正在北京出差的王莘,看到夕阳下金光灿烂的,看到广场上五星红旗高高飘扬,想到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当家作主、欢欣鼓舞的生动场面,有感而发,用冼星海写出《黄河大合唱》的那只自动铅笔,写出了家喻户晓、脍炙人口的《歌唱祖国》!冼星海的确没有看错他,这只神来之笔在王莘手中,11年后又续写了中国音乐的经典之作!

  1951年9月12日,周恩来总理亲自签发了中央人民政府令:在全国广泛传唱《歌唱祖国》。

  王莘创作的《歌唱祖国》凝结了爱国之声、人民之心、民族之魂,成为了亿万中国人民久唱不衰、响遍神州的“金曲”和跨世纪的音乐经典,它被人们誉为“第二国歌”。

  《歌唱祖国》自诞生以来,就成为了重大场合必唱、必奏的礼仪曲、开场曲或结束曲。

  国庆大典、升国旗仪式、奥运会、群众集会、国内外演出……军乐团都演奏了《歌唱祖国》。毫不夸张地讲,它是军乐团使用频率最高的乐曲之一,是军乐团全体人员深谙于心、信手拈来的乐曲。我曾无数次地指挥过这首乐曲,印象最深刻的是2011年率团赴美演出。

  根据中美两国政府和军队高层协商,两国军乐团将首次进行互访演出。众多媒体都聚焦两国的“军乐外交”。经过磋商,我们与美国陆军潘兴军乐团的演出分四个部分:

  正式演出的曲目都已通过两国国防部的审定,但最后的“安可”曲,我们迟迟没有确定。

  出席过音乐会的人都知道,一般音乐会结束之前,意犹未尽的听众都会持续鼓掌,并不断地齐声高喊:“安可!安可!”“安可”,是英文Encores的译音,表示再来一个的意思,也就是中文的“返场曲”。“安可”的曲目一般不写在节目单上。听众高喊“安可”,不仅是对音乐家表演的肯定,鼓励并要求音乐家继续演奏更好的曲目,同时“安可”的乐曲都会嗨爆音乐会现场,刺激听众达到情绪的沸腾状态。如我们熟悉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几乎每次安排“安可”的曲目,都是“蓝色多瑙河”和“拉德茨基进行曲”。

  按照约定,我们访美音乐会的最后,两国的军乐团将共同演奏两首代表两个国家的“安可”乐曲。

  美方毫不犹豫地选用了《星条旗永不落》。这首由美国“进行曲之王”苏萨1896年创作的进行曲,在全世界享有盛誉,在美国更是家喻户晓。尼克松总统1972年首次访华期间,我们军乐团就曾经演奏了这首乐曲。1987年,美国政府将“星条旗永不落”确定为“国家正式进行曲”。

  而让我们选一首有广泛影响力、能代表中国气势、具有很高专业水平的“安可”曲,真把我们难住了。

  经过几天反复的思考,我向总政宣传部的领导提出:重新编配《歌唱祖国》,作为中美两国军乐团联合音乐会的“安可”曲。

  为什么开始时,我和大家都没有选此曲为“安可”?那是因为此曲是我团作曲家许多年前编配的,因此在和声、织体、配器等方面都显得比较单调,与今天交响管乐的创作手法似乎还有较大差距,我们担心使用它会被美国同行轻视。

  我之所以敢于提出使用此曲,也是经过几天深思熟虑、胸有成竹的。首先,我觉得无论从政治层面还是国家形象上,选《歌唱祖国》都是最合适的。你们“星条旗永不落”,我们就要“五星红旗高高飘扬”,这是最好的应对!

  一是放弃过去演奏这首乐曲从头到尾一贯恒定的速度和调性。在使用两遍旋律之后,第三遍旋律时向上纯四度转调,然后速度拉宽、配器加厚、力度加大,打击乐固定的行进鼓点。这会让乐曲的调性更加明亮、织体更加丰富、气势更加雄伟。我甚至还想到在《歌唱祖国》最后结束的长音中,由小号、长号和圆号等铜管乐器加入《义勇军进行曲》的主题素材,彰显中华民族的雄风。

  二是为避免旋律简单地重复而产生平淡、单调,在使用第二次主题时,用木管组乐器加进连续的三连音,给人以灵动有趣、积极向前的感觉,而且整体乐队的力度都要压下来,也为第三次主题的再现做好铺垫。

  我立即找来我团创作室主任、著名作曲家陈丹,讲了我对乐曲编配的设计和要求。陈丹心领神会,很快完成了初稿。

  乐队试奏后,队员们欢欣鼓舞、纷纷喝彩。很显然,乐曲的编配达到了我预期的效果。然而两天后,我发现美国《星条旗永不落》的完整演奏,需要3分钟左右的时长。而我们新编配的《歌唱祖国》才只有2分30秒左右的时长。于是我就想到“分秒必争”,我们也要把《歌唱祖国》奏满3分钟!

  加30秒的演奏时长,简单地再反复一段主题就够了,但那似乎显得缺乏生机。我突发灵感,想到在乐曲之前,再添加一个引子:静谧的清晨,一泓海水涟漪泛光(用木管的8连音),远处不断传来《歌唱祖国》的几个音符(用管钟),东方破晓,太阳渐渐升起,云朵开始燃烧了起来,人群向着太阳奔跑、欢呼……

  乐队以声部的不断加入、力度的慢慢渐强,给听众营造出一个辉煌震撼的画面,至最大的力度时,乐队戛然而止,随即铜管乐器交织奏出了《歌唱祖国》的引子,似太阳喷薄而出,象征着蒸蒸日上的祖国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陈丹再施妙手,凭借他扎实的创作功底,很快就按照我的构思完成了整个乐曲的编配。

  焕然一新的《歌唱祖国》最后得到专家、领导、队员们的一致好评。我们信心满满地有了与美军军乐团同台演出的“安可”曲。

  今天,陈丹编配的这版《歌唱祖国》已演遍全国,不仅有管乐版,还有陈丹改编的管弦乐版、歌唱版。

  陈丹曾谦虚地说,他改编这版《歌唱祖国》应该添加上我的名字,这让我很感动。但我知道,我只是提出了一些设想和构思,真正下笔创作、花费心血的都是陈丹!更何况陈丹创作的许多地方,其效果都是我始料不及的。

  2011年5月16日晚7点30分,我们与美国陆军军乐团在华盛顿著名的肯尼迪艺术中心举行了首场音乐会,这是中美建交32年来两军艺术家的首度合作。拥有2700多个座位的肯尼迪艺术中心音乐厅座无虚席,现场洋溢着热情友好的气氛。

  节目单上的曲目结束了,现场听众齐声高喊:“安可!安可!”这时,美国陆军军乐团指挥罗通迪走上台来,指挥两军军乐团演奏《星条旗永不落》,在热烈的掌声中我又走上指挥台,指挥《歌唱祖国》。恢弘的气势,激昂的旋律,深深打动了美国观众,更是引发了现场华人华侨的强烈共鸣,他们随着熟悉的旋律,激动地呼喊,更多人眼含热泪放声高唱。演出结束后,我和罗通迪指挥热烈拥抱又多次谢幕,但观众仍长时间站立热烈鼓掌,久久不愿离去。

  5月20日下午,我军乐代表团与美国陆军军乐团走进了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大厅。

  联合国成立以来,这个会议大厅的主要功能是讨论《联合国》范围内的问题,未有举行过任何文艺活动,中美两国军乐团的联合演出将在这里开创先例。

  著名指挥家张治荣率先登场,他指挥两国军乐团奏响了具有特别意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我站在主席台旁边,听着庄严神圣的国歌,感慨万千。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40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1971年10月25日,就是在这个大厅里,举行了第26届联大会议。广大主持正义的国家,以压倒多数的投票,通过2758号决议,驱走了台湾当局的代表,恢复了我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

  我似乎听到了当年那经久不息、长达两分多钟的雷鸣掌声,听到了“我们胜利了!”“中国万岁!”的呼喊;我似乎看到了友好国家的代表们满面笑容、舞动着身躯;脑海里浮现出他们争先恐后地与我国代表握手、拥抱的场面。

  整整四十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在这个大厅里第一次现场奏响。张治荣作为指挥因此会倍感荣幸!

  《歌唱祖国》是中美两国军乐团演出最后的压轴曲目,当主持人刚刚报出我的名字,我就迫不及待登上了指挥台。此时,我早已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我深知演奏这首乐曲的特别含义。在这个世界瞩目的政治舞台上,我们就是要“歌唱祖国”,展示我们中国人的爱国之声、民族之魂!就是要告诉全世界:“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我的指挥棒轻轻落下,寂静的大厅里响起了轻柔如水的音乐,乐队夸张的渐强之后,我激情澎湃地挥动起双臂,铿锵有力的主题响彻大厅。大家没有忘记我在排练中对音乐处理的诠释,对乐曲演奏的要求。随着我手势的不断调动,队员们情绪高涨,不知不觉都进入到了最佳的演奏状态。气势磅礴、排山倒海的主题最后再现,大厅里的听众们起立欢呼、掌声雷动……

  十几年过去了,联合国多次在我国“十一”国庆节期间,把中美军乐团演出的《歌唱祖国》,放到联合国网站上播出。我相信,这是对王莘最好的告慰,更是对冼星海精神最好的传承。

  冼星海与军乐团似乎没有直接关联,但饮水思源,看看当年获得他奖品的两位学生,却不能不说他为军乐团发展作出的特殊贡献。他精心培养 、格外器重的这两名学生,一位创建了军乐团,为中国军乐事业奠定了发展的基础;另一位助力了军乐团,创作的《歌唱祖国》不仅成为军乐团经典的保留曲目,还强化了作为国家礼仪乐团的军乐团形象。△罗浪(左)、王莘(右)

  今年7月10日是军乐团扩编成立70周年的纪念日。70年峥嵘岁月,我为中国人民军乐团感到骄傲自豪,也谨以此文深切缅怀罗浪、王莘两位前辈老师,缅怀人民音乐家冼星海。△本文作者: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一级指挥,中国人民军乐团原团长、音乐总监 于海

  原标题:《他从冼星海手里接过这只自动铅笔,11年后写出了这首响遍神州的“金曲”》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