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试用 >

Clubhouse的好命你只有羡慕嫉妒恨

时间:2022-07-22 09:59来源:未知 点击:

  一码难求,凡尔赛标准体,这些词汇形容的是最近爆火的一个神秘“俱乐部”——Clubhouse。

  我就等着,咱们中国人很快就能搞出来个****house,小case而已。

  火热的 Clubhouse 也很让国内大厂所看中。据说抖音也在打造一个类似的功能,要内嵌在抖音 App 中。

  Clubhouse的估值增速,也称得上火箭速度。前一轮估值1亿美金,融 1200 万美金,用户却只有1500个!每个用户价值6.67万美金!这如果这还不算死贵,谁还算?

  而Clubhouse 目前的估值已经是 10 亿美金,用户200 万左右。

  在这个平台上,用户可以创建房间(聊天室)组织人们来听讲和发言,创建者类似于主持人角色。

  目前,这款应用只能通过老用户邀请加入,而且每个用户最多只能邀请2人。标准的饥饿营销手法。想起小米的F码……

  这从Clubhouse上的意见领袖有谁,和流行话题就可以看出,那调性确实不一般,YY之流,没法相提并论。

  明星Kevin Hart、奥普拉、Seth Rogan等等,还有科技界顶流大佬马斯克,进驻的时候直接把系统给撑过载了。。。

  无数名流、投资人、硅谷大拿,都在这个应用上,把它当成自己的秀场,开启语音直播。

  最早是由投资人带动的创投圈开房,现在更是扩展到了喜剧、明星的Talk Show、音乐话剧、DJ 、健身等各种类型。

  不仅在发源地美国,在日本、欧洲,这款应用也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蔓延爆火。

  基于这款应用的精英定位,目前的核心用户貌似并不是年轻的 Gen Z一代,而是一群拥有大量社会资源的各类社会精英群体领衔。

  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一个产品在初期的时候,用户调性更体现创始人的发愿;但是一旦规模足够大,千奇百怪的各类用户都汇聚在平台上,很可能体验感就和初期相差甚远。

  你说自己的定位是精英论坛,也许在很多用户看来,就是普通人吐槽或者交友YP的好去处……

  目前看,Clubhouse上的话题呢,可盐可甜。聊天室里,数百人数千人聚在一起,不乏忧国忧民地讨论诸如:

  等到晚上、深夜,还会有下班的社畜出现来聊工作困惑、办公室政治,以及为什么优秀的女孩子却找不到男朋友之类的接地气话题。

  甚至还有两岸青年,开启了49年以来最平等坦诚的交心聊天,湾湾人好喜欢大北京,大陆人很欣赏台湾。

  打破脑袋想要一个邀请码的,一开始,基本都是抱着朝圣的心情抵达圣地,但很快,他们会发现这里更像大型兴趣小组集合体,以即时性极强的形式拥抱在一起。

  所以,有人认为这是一个语音版的知乎,是有道理的。知乎早期推广的时候,也是N多名流入驻,人气爆棚。慢慢地,用户的内容开始沉淀下来,形成一个知识分享的大平台。

  而Clubhouse,貌似目前还没有内容沉淀的考虑,基本是过客,听后即焚。

  简单来说,就是码字太累,视频影响观感,播客太单向,所以剩下可选的好方法,只有语音聊天室咯,完全舍弃文字和图像。

  也有很多人觉得这款产品并不新奇,20年前火极一时的雅虎Chatroom,比Clubhouse用起来更接地气。可惜当年还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互联网市场,所以Chatroom没大火。太超前了也不是啥好事。

  Clubhouse 的两位创始人是做播客起家,所以 Clubhouse 是基于播客和通讯的一种中间态,更像一个个在开派对的房间。

  派对文化在西方很普及,精英阶层也比较认同派对式的传播“创新”。是否产品初期定位,创始人就想做社交,我倒觉得未必。

  邀请人邀请上线后,并非只是你们之间的熟人关系在催化内容。新用户进来后可以整栋楼乱窜,到处观光,哪个房间你有兴趣,就可以多逗留一会,甚至可以自己创建“新房间”。

  所以,这跟微信的熟人群区别很大。微信的熟人社交理念,在视频号简直贯彻到底,推送的一条视频,都要让我看看,我的几个好友点赞了……

  我到现在也没搞懂,为啥我要看我的好友,有咩有点赞我在看的视频?这里面是什么神奇的逻辑关系?

  2020年5月,成立仅2个月,注册用户数约为1500人的Clubhouse完成1200万美元首轮融资,估值约为1亿美元,投资方为A16Z,硅谷知名风投机构,曾成功投资 Facebook、Twitter、Airbnb、Lyft、Pinterest 和 Slack 等知名互联网巨头并成功上市退出。

  在当时的那个周末,硅谷所有的投资人都在疯狂求一个邀请码,和上周在推特上求邀请码围观马斯克的群众一毛一样。

  红杉、A16Z,到后面的明星Kevin Hart、奥普拉、Seth Rogan等等,都是一次增长的助推力。

  去年,国内也有个创业项目,形态和Clubhouse几乎无差别,叫“聚聚”。悲催的是,在长达整整一年的时间里,这个团队没有拿到任何一家国内 VC 的投资,没人看好他们。

  最后,因为无法支撑高额的服务器成本,团队被迫关停该应用,现在都还没还清服务器费用。

  有意思的是,最近因为 Clubhouse 爆火,据说很多投资人开始主动找他们了,甚至还有人上门要个内测码……

  顶流推手伊隆·马斯克最近很忙,既要管自己的那些核心业务,还要操心散户革命,狂怼做空者,捧捧狗狗币,所到之处引发阵阵旋风。

  马斯克入驻Clubhouse,直接掀翻了系统。据传,马斯克是还人情,才答应开房的。

  马斯克在Clubhouse上进行专场语音直播分享,聊了火星计划、比特币、脑机接口,甚至还邀请Robinhood的创始人加入,聊了聊最近散户冲击华尔街的事件。

  于是,当代神庙成功奠基了。你可以实时在线进入全球顶级大佬的私人会客厅,感受谈笑有鸿儒的美妙氛围。

  比如Clubhouse其中最知名的一个房间由知名饶舌歌手21 savage主持。他邀请了众多自己的圈内好友来唠嗑和聊天。

  你说,类似蔡徐坤邀请自己的好朋友每周开直播,插科打诨,聊音乐,也讲八卦和黄段子。

  所以,Clubhouse之于普通人,就让你感觉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虚拟),既没有眼神交流的尴尬和微表情情绪,单纯的音频交流让表达更加纯粹;还能突破现实世界里的地域时间、甚至阶层的限制,不仅可以听,甚至可以很自信地加入他们,这在现实世界中,是很难实现的。

  有意思的是,Clubhouse上活跃着一大批求邀请码,翻墙而来的所谓上流中国网民,有网友很精辟地总结为:

  喜欢发表演讲和接受采访,但个人投资业绩回报率在一倍以下的VC合伙人和董事总经理;

  言必称自己在美国、香港和内地都工作和生活过,对现今职业角色闪烁其辞的高等华人;

  为了证明姐姐我不是以上族类,我坚决保持一定距离,仔细观察Clubhouse的结构要件,但我,不用苹果手机,不翻墙,不讨码(笑抽~)。

  还有一点,就是饥饿营销。Clubhouse这波玩得也很溜,难怪可以一码成名。因为派对么,总不能谁都能进门,还是需要主人接龙似的邀请邀请。就是这个邀请码制度,提高了派对门槛,增加了熟人社交的某些因素,叙旧也可以成为开房主题。

  能有个邀请码,那是可以朋友圈炫耀下的资本,充分满足人的精神需求中的一大类,虚荣心。

  另一位联合创始人Rohan Seth则创立了通过研究用户行为来开发社交app的公司Memry Labs,后被头部互联网房地产中介Opendoor收购。

  这两个人都不是创业新手,对用户行为和社交有自己的洞察,也成功过,都在大型互联网公司担任过重要的产品岗位。

  所以,clubhouse的产品设计,必定可圈可点。事实上,这款极简的产品也是很多网友给予好评的重要因素。

  另外,还有个重要利好因素,美国人宅家引发的社交需求。新冠疫情的影响,欧美国家大部分用户都关在家里快一年了……

  当然就有了很多空闲时间,也增加了很多社交的需求。除了暴打对冲基金赚点钱,能愉快地跟人聊聊天,也是很爽的事情。

  所以一款简单、流畅、好用的音频社交产品,正当时。足不出户,无限丰富的派对开起,还能结交大佬,打听些消息,何乐而不为?

  无论中外,现在都有一种焦虑感,在时时刻刻追逐人心。人家是YOLO,人只活一次;我们是FOMO,Fear Of Missing Out,极度担心被同辈竞争落下或者错过的焦虑感。

  FOMO 驱动很多人类行为,聊天不会被录屏或者保留,追星追大拿,膜拜智慧的大脑,这何尝不是一种自卑感和焦虑感?好怕自己一无所知,更怕错过。

  但不管怎样,从clubhouse的创业角度,这个项目到目前为止,相当成功。以至于第二轮融资,估值就打到了10亿美金这个独角兽入门标准。

  锤子哥罗永浩也来赶个趟,体验clubhouse后公开吐槽,说这个软件很没意思,没有一个房间能让他待满10分钟。不过,锤子罗也自黑了一把,说凡自己不看好的,基本都成了……

  唉,可怜的老罗,实在人,锤子没做好欠了一债,认认真真在直播带货还债。这态度和人品,没得说。

  中国人的目标感更强,派对,为啥开?解决啥问题?我能得到啥好处?里面有没有什么陷阱?……

  所以,如果在国内做音频社交创业,你必须在某个方向高度垂直,真正解决问题才行。

  其次,名人效应虽然在初期很管用,带来巨大人气和流量。但是,因为这些名人成为了内容创建者和组织者,他们才是平台核心的“意见领袖”,那么,怎么留住他们就成了核心问题。

  要知道,名人都很忙,也不在乎这点观众的追捧量,还没钱赚。老实说,这批名人来平台上开房,归根结底还是冲着投资人的情面,来撑台的,也有象马斯克一样还人情的。

  毕竟名人多喜新厌旧,尝尝新事物可以,你让他天天来上班,估计是要被打出门的。

  还有,如果要靠永远都有新鲜的、有趣的房间吸引用户,也就是说要有更多更有趣的内容,这可是对运营和产品的极大挑战。

  如果要往社交方向走,那么Clubhouse是留住大V们,还是积极发展更多的小型社群?

  这些都是有关联的核心问题。如果不想清楚这些问题,这个产品的发展方向就存在很大的BUG。

  声音虽然沟通感很强,但是一群人在一个个房间里抢麦,必定带来一个负面效应——大部分人大部分时间,说的都是废话。

  这可不是我瞎说啊,是有科学证明的。人精心准备的演讲,只有15分钟是有效精华的内容,其他全是重复或者无意义的废话。

  那还是精心准备的内容啊,而在开房群聊抢麦的时候,谁能保证自己字斟句酌?难不成还提前写好发言稿?。。。

  难怪有网友就称,”与其在clubhouse听英文讲座提升自己,我可能会选择去喜马拉雅听本有声小说。“

  假如我的偶像不见了,剩下的都是一堆人在叽叽喳喳说废话,那我朝圣的心,给谁啊?

  Clubhouse虽然目前看高度活跃,很容易让人联想到B站,另一个围绕用户建立起来的强文化社区。

  也许这就是罗锤子吐槽那些房间无趣的原因?平台没给他推送,他会喜欢的话题、房间和人群。

  还有个关键问题,说实话姐姐我也没想通,如果声音无法留存,房间也会消失,那么这个产品怎么沉淀用户?

  据说两位创始人带着10多人的公司团队(作为10亿美金估值的独角兽公司,团队规模够mini的~),正在加紧开发付费功能,让在社区中生产内容的用户探索付费的空间。

  Tiya最高在全球约50个国家社交排行榜达到前10,美国社交榜最高排名第4名。目前,Tiya的用户遍及超过200个国家和地区。

  与Clubhouse主打播客、派对不同,Tiya是一款纯正的,基于场景切入的声音社交产品。

  主页上有不同的热门标签,随机匹配的房间,可以与其他用户进行实时语音互动,好像没啥特别的。但是Tiya可以实时匹配,快速连接,匹配后可以添加好友。

  这与国内的Soul运作原理比较类似,只不过一个是音频,一个是以文字图片为主。

  Clubhouse聚焦硅谷精英人群,Tiya则更为“平民化”,即不强调身份等级,因此被Z世代用户所喜欢,最早以游戏切入获得用户的好评。

  估值现在和Clubhouse 不好比,可以说是一款便宜货。不过从社交向,倒是挺有机会的一个项目,值得关注。